粉色app全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思渺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表现的如此坦然这从某种意次证明了他的直觉我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孙思渺虽然依旧没有打算接受我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认为我从进门一直到目前为止给他的第一印象不错最起码我的表现比起当年他见自己的老丈人时要出色许多。

“就是云扬吧!嗯听依琳说在北辰可是非常出名的。”孙思渺一付不温不火的模样目光带有几分玩昧的看着我。

“哦关于这点我都是别人的传言当不得真在我看来我只是一个学生罢了只是想过自己的生活。”我很坦然的回答着。

“是吗?”孙思渺的脸上露出几分不知道是赞许还是嘲弄的笑容说道:“一个男人能够拥有那么多的漂亮女朋友说起来还真的是一件非常骄傲的事。不过这才接着说道:“我是不会让我的女儿和一个朝三暮四的男人交往的。”

其实我早已估计到今天来到孙家会遭遇到怎么样的境况被面前这位老丈人教训几句那是再所难免的不过早有准备的我并不打算知难而退。开玩笑如果就光凭这简单的几句话就能够将我给打走那我今天也就没有来的意义了。

依琳一听他爸爸的声音逐渐转冷她就知道大事不妙她之前只是简单的向她父亲介绍了一下我的情况也就是说说我的家庭和现在学业等等其它一些相对敏感性地信息她是没有勇气一次性向他父亲透露的。可是没成想这个平日里似乎不怎么关心这些世俗之事的父亲一当遇上与他这个女儿有关的问题竟然会变得如此认真和积极。估计我的生平以及一些在校的‘优良’表现的资料肯定已经被父亲全部常握了。而这些信息的来缘应该和楚洪钟脱不开关系。

“叔叔关于这一点我并没有太多可以解释地地方而且我个人认为对于这件事我没有解释的义务这应该归结为我个人私生活的范畴。当然这事因为有依琳的关系我想我如果有对您有所交待的话于情于理都有点说不过去。我可以在这里向保证依琳和我在一起我会永远的爱她照顾她我会把她当成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一辈子把她捧在掌心。让她开心快乐。”

我说这些话的本意是想向依琳地父亲表个态算是我个人对他对依琳的一个承诺、一个誓言。要知道就我目前的身份地位而言我已经很久没有如此郑重其事的立下誓言了我现在深深地懂得一个誓言便是一份责任可不是什么小孩过家家说完就可以不算的。不过我那带有几分郑重和诚肯的誓言并没有收到预期的效果最起码在依琳她老爸的身上收效不大甚至在我看来有相反的效果。

“小伙子。这承诺可不是随便可以下的还年轻估计还不明白一个人所作的承诺应该和他的能力成正比地道理。我很佩服的勇气不过没有任何实力为依托的勇气在我看来只能称之为狂妄和臆想。”孙思渺刚才一直在内心深处对我进行着评估。虽然从楚洪钟那儿特意送来的一些资料上显示我只是一个学习成绩好点的普通学生而已但是刚才第一眼直觉所带来的惊异让他不得不重新对我进行审视。可就在孙思渺正在对我进行全面评估地时候我却象一个心浮气燥的毛头小子一样忽然间向他轻易做出了承诺这让他对我着实有点失望。

我可不知道面前的中年男人这会儿心里有如此多的想法而且光凭我自认为非常郑重的一个承诺就把我给归结于少不经事的毛头小子一类如果我知道我的承诺会惹来这样的结果我还真的好好考虑一下这种善意的言词是不是该说。

孙思渺言语中地不善让我觉得又好气又好笑正准备回呛两句让这个自以为是老丈人也尝尝被人顶的滋味而这时我身旁一直站立着的依琳却是悄悄的用手指捅了捅我。然后在抢在我说话之前开口说道:“爸瞧云扬可是咱们家的客人咱们还是去客厅坐在沙上聊吧!”

暗光小八的寂寞空闲时光

依琳暗中的动作以及她看向她父亲那有些责备和哀求的目光立刻让我和她父亲都意识到了依琳的存在再怎么有脾气也要给这位小公主留点面子。

“嗯云扬。里面坐吧!”孙思渺这回算是给足了她女儿面子侧过身把我让进别墅内同时他和身旁不远处站立着的一位管家打了个招呼让他去把依琳的母亲叫下楼来。

客厅内我和孙思渺对面而坐依琳则是有些紧张的坐在坐在离她父亲不远不位置上在这个当口她不可能表现出对我过多的偏好以免招来自己这位男性尊严极其强悍的父亲的不满。刚才我和依琳的父亲还对答的非常激烈可是缓了一口气这会儿坐下来之后大家反而一下子都似乎失去了说话的兴趣。孙思渺只是不停的端起茶杯喝着佣人刚泡好的乌龙。而我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目前的僵局找话题聊吧又担心这位老丈借题挥最后使得依琳难做干坐了一会儿之后干脆也是有样学样闷头喝茶。

依琳本以为我们两个大男人一坐下来之后肯定又会是一通火药味十足的唇枪舌剑可是没成想我们两个竟然一下子都哑了火非但不争论了甚至连她这位第三者也是被冷冷清清的扔在了一旁。依琳想上楼找母亲可是又怕自己一走出客厅这边又生第二次世界大战所以她只能是安静的坐着等待她母亲的到来。依琳知道虽然在这个家里是她父亲说了算了但是她母亲每每到关键

会起到关键的作用。而她的父亲孙思渺对她母亲也重只不过嘴上不说而已。

随着几声轻悦而又平和的笑声只见从内进通往楼梯的拐角处一位身着旗袍的中年女子正缓步走进客厅。

“小琳啊这个野丫头今天总算记得回家了说说这回又是多久没回过家了。”责怪中带着百般庞爱的话语第一时间传遍了客厅的每个角落。依琳的母亲姓李名淑仪算是一个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想当初她是和孙思渺在学校中自由爱结婚地。为了这桩婚事她可是顶住了来自家庭内部的巨大压力一度闹到她要和家族断绝关系的地步所幸她的眼光不错孙思渺的才华在后来的几年中迅的得到了展现她的父母才最终勉强接受了孙思渺这位毫无身世背景但却才华横溢地年青设计师。

“嘻妈我不是每天都给打电话嘛您就别跟我记这个帐了。”依琳似乎挺怕她母亲提这个茬。她母亲的话音刚落她整个人都已经娇憨的依在了她母亲的怀里使劲地撒着娇。

“那可不行咱们原来可是说好的也是亲口答应的。爸爸可是见证人哟!”依琳的母亲显然并不想放过面前的顽皮丫头满脸笑容的说着。

原来当初依琳上大学之后曾经和家里有过约定一个月要回家四次也就是说周末都需要回家过。而且这个约定是和依琳每个月的零用钱挂钩的依琳一个月从家里拿一千元零用平摊下来每次回家依琳便可以获得二百五十元。按照依琳家庭的生活条件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但是从小便对依琳有着严格要求地孙思渺夫妇还是坚持要她树立起这种节俭的好习惯并且又可以防止这丫头周末一个人在外面玩闹闯祸可谓一举多得。以前依琳可是每个月的周末都准时回家的。不光只是为了那一千块的零花钱更重要的是她要回家骑她那疯狂迷地摩托车要知道那辆川琦Zx-12R可是她父亲在她十八岁生日的时候给她买的生日礼物。当然需要提及的一点是每次依琳开着那辆Zx-12R在高路上飞驰的时候她是不用为摩托车的油钱而担心的那些小钱她爸妈自然会搞定。

问题出现在这一个多月。依琳明显出了什么状况已经连续有三个星期没有回家度周末了。李淑仪每次打电话问起依琳的情况她都会找来各种各样的借口来进行搪塞而就在昨天依琳意外的打来一个电话说这个周末要回家并且还要带一个男孩来家做客这个电话让一切地疑惑和担心都烟消云散。最了解自己女儿的李淑仪哪里还会不明白自己的宝贝女儿爱了她当时就很想知道这位把自己女儿选中的男孩怎样一番风采她可不认为自己的女儿会选一个平庸的男人做自己的丈夫拥有自己优良遗传基因。再加上自己平日里对女儿的循循善诱她相信自己女儿的眼光一定是不会差的。而现在答案就在眼前。

“嗯很不错的一个男孩虽然看上去并不是非常的英俊但是毫无疑问是属于那种非常耐看的类型再加上那一双非常特别的眼睛。嗯对就是那一双眼睛带着如梦如幻的神彩让人不由自主的身陷在那凝视中这应该算是我看过最奇妙的一双眼眸了。”依琳的母亲在心中暗自思量着。

看着依琳的母亲一直用她那一双含笑中透着睿智的目光盯着我上下打量我说实话心里真有点毛这种感觉就仿佛自己变成了一件供人观赏的艺术品而面前的中年妇人便是一位经验老到的鉴赏家自己心里任何细微的想法和情绪的波动似乎都会被她给捕捉到。

“阿姨好我叫云扬很高兴认识您。”我站起身主动的向依琳的母亲打着招呼我可不想再这样奇怪的被人盯着看了。

“好好欢迎来我家做客。”李淑仪微笑着和我打着招呼然后示意我坐下而她则是拉着依琳的小手坐在了孙思渺的身边。李淑仪其实早已经觉察到了自己丈夫的态度他的冷漠和无礼让李淑仪不禁回想起二十年前孙思渺第一次到她家里见她父母时的情景气氛是何其相似只是角色有了更迭过去的女婿现在变成了父亲而已。唉看来自己的丈夫已经把过去的遭遇给淡忘了不知不觉中他也变成了一个呆板而保守的老古董。

孙思渺并不知道自己媳妇的想法他觉得目前唯一应该做的事就是把我这个突然间闯进他们生活的毛头小子给打走虽然他多少感觉到了我气质上的一些不寻常但是他根据楚洪钟那一份故意有所遗漏的情报还是做出一个错误的决定他要让我知难而退依琳不是我可以追求的。随着李淑仪的道来客厅内保持了几分钟的相对平静终于被再次打破只见孙思渺将手中一直端着的茶杯缓缓放下眉头皱了皱目光再次落在了我的身上。

“云扬我想我没有理由怀疑对我们家依琳的感情我也是从这个年纪走过来的人我非常明白现在的心情肯定是满怀漏*点和自信自认为可以带给依琳一个幸福的未来。可是就象我刚才对所说的那样人应该学会自知而们这些年轻人往往最缺少的就是这个。多余的话我也不想说了只有一点那就是必须和依琳分开我还可以更明确的告诉她就要订婚了她订婚的对象我想也应该认识那就是楚洪钟。”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