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手黄片视频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封炤缓缓收回手, 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而阴尸王则因为他这一举动,仿佛经历了什么痛苦的事情, 脸色狰狞, 一双猩红的眸子红得仿佛要滴血,嘴上的獠牙不受控制地变长, 露出下唇, 泛着森然寒光。

   接着, 阴尸王一双猩红眸子狠狠地瞪向楚灼, 终于控制不住, 伸手就朝她抓来。

   楚灼下意识地祭出雷霆剑挡在面前。

   然而那只手还未触及她, 就被一只手抓住, 阴尸王的身体轻飘飘地倒飞出去, 狠狠地砸在灰暗苍凉的地面上,砸出一个不浅的坑。

   封炤神色不愉地看着从坑里爬出来的阴尸王,双手负立, 冷声道:“可还记得什么?”

   阴尸王满身烟尘, 白色的头发沾上泥质,一双眸子瞪着他们,嘴里发出威胁的低咆声, 仿佛随时可能会扑过来击杀他们。

   然而他对封炤有本能的恐惧, 最终没有再攻击。

   楚灼见状,朝封炤走近,站在他身后,然后作死地朝阴尸王举了举手, 宽大的袖子滑落,露出手腕上的珠串。

   阴尸王的视线再次不受控制地看过来。

   封炤偏首,见她挑衅的动作,眼里不由露出笑意。

   气质卓越的忧郁复古风美女

   阴尸王嘴里的低咆声渐渐消失,神色也恢复平静,一双眼睛仍是直勾勾地盯着楚灼手腕上的珠串,但已经不像先前那般,控制不住地扑过来。

   他说:“我记得……他们……杀死我,我想要……变成……”他脸上又露出迷茫的神色,然后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

   他的手像人类一般修长,骨节分明,但指甲却长而弯曲,像动物的爪子,一看就不是正常人。

   “谁要杀?”楚灼问他。

   阴尸王摇头。

   楚灼想了想,又问:“想变成什么?这串珠子能让变成想要的样子么?”

   阴尸王双眼一亮,朝她点头,那双猩红嗜血的眸子散发热切的神色,“我……想变成……人……”

   “本来就是人啊。”楚灼说,心里补充一句,不过是被邪修恶意地将他的尸体炼成阴尸罢了。

   阴尸王却激动起来,“不……我不是人族……我是……”

   “是什么?”楚灼逼问。

   “是……”他一双眼睛突然流出血泪,“我是……罪妖!”他的神色一变,又露出痛苦狰狞的神色,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她,语气生涩地说:“我是罪妖!我想……变成人族!它可以让我……变成人族。”

   楚灼吃惊地看他,然后疑惑地问:“罪妖是什么?”

   阴尸王不语。

   他早已经死了,却被邪修炼化尸体而生,再生之后,本应该忘记前尘往事,却不知为何,在炼化不死之身的那一刹那,他的脑子里多了一些奇怪的记忆,并驱使他做出决定。

   楚灼心里琢磨,难道罪妖是妖修的一种?但妖修想要成为人族……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且也没哪个妖修这般想不开,想要变成人吧?妖修自化形后,其实和人族已经没什么不同,皆是得天地造化的修炼者。

   “不是想变成人族,而是想变成百族之人。”封炤开口道。

   楚灼惊异地看着他,又看向阴尸王,却见他呆呆地看过来。

   然后,就见阴尸王张口,声音生涩,“对,百族……是百族……我要变成……百族之人……”

   “为何想要变成百族之人?”楚灼又问,“是妖修么?妖修是没办法变成人的。”

   仿佛她说了什么大逆不道的话,阴尸王猩红的眸子狠狠地瞪向她,如果不是封炤在旁,他可能已经扑过来,将这个嘴欠的女人狠狠地捏死。

   楚灼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她哪里说错了?不过阴尸王现在不管露出多恐怖的模样,她也不害怕,因为有封炤在,这种身边有男人撑腰的感觉不要太美好。

   所以,楚灼一时间有些得意妄形,笑眯眯的模样像只狡猾的狐狸。

   偏偏封炤就喜欢她这模样,也是一脸喜气洋洋的,将阴尸王憋得不行。

   “他不是妖修,罪妖也不是妖,而是……”封炤转头看她,突然问,“灼灼,还记得去闪金林前,们讨论的事情么?”

   楚灼虽不知他为何问,但修炼者强大的记忆让她没有丝毫停顿地想起当日他们讨论的事情,是关于神族的秘辛,还有神族和百族结合诞生的产物。不过因百族和神族三观不合,是不可能结成道侣,也不会有后代,除非神族强迫百族……

   楚灼的脸渐渐地僵硬了。

   不是她想的那样子吧?

   封炤摸摸她僵硬的脸,好心地说:“就是想的那般。在上古之时,神族和百族结合生下的孩子,不被两族接受,被冠以罪妖之名。因为妖类在神族看来,是低贱的生灵。”

   楚灼:“……所以,两者结合诞生的后代,被视为低贱的存在?”

   “在神族看来如此。”封炤颔首。

   楚灼:“…………”

   楚灼看向脸上还残留血泪的阴尸王,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突然间,好像明白阴尸王的执念,纵使被炼化为阴尸,前尘往事已消,依然执着地惦记着脱去罪妖的身份,想要变成百族之人。

   想到这里,楚灼突然问:“那他是上古之人?”

   只有上古的神族,和百族对峙,才有机会强了百族诞下后代,上古大战后,神族已经灭绝,留下的都是混血,可强不了百族之人。

   “不知道。”封炤也干脆,“我只能透过他的记忆,看出他的身份,其他的他记得不多。”

   所以,他们也不知道那些邪修是去哪里找到阴尸王的尸体,然后将之炼化成阴尸。

   楚灼想到炼化为阴尸的条件,需要的尸体必须是被虐杀而死的修炼者,炼成阴尸后,放在绘制血符的血棺中蕴养,然后在血棺里放入一种食尸虫,让食尸虫日日夜夜噬咬阴尸,让其经历虫蚁噬肉的痛苦,每当血月之时,将阴尸放出来吸收血月中的阴煞之气,让阴尸与食尸虫一起成长,经历上千年的凌虐蕴养,终于养出一具邪煞无比的厉害阴尸王。

   这么看来,这阴尸王不管是生前还是死后,皆经历常人无法想像的凌虐痛苦。

   一时间,楚灼心里对他颇有些同情。

   其实如果不是邪修利用阴尸王,他们和阴尸王之间并无什么深仇大恨,也不一定要除去他。

   如果阴尸王身体里留有百族的一半血脉……

   楚灼终于明白,为何上古战场中的执念并不驱逐阴尸王。

   这片荒墟之地,原本就是上古百族的聚居地,纵使它已经生灵涂炭,但它并不会驱逐百族的人,对阴尸王也并未怀抱恶意。所以当时百族的执念,方才会无视他。

   明白这些后,楚灼对阴尸王的身份有一个更直观的认识。

   于是她问道:“如果我将这串珠子给,就能变成人族么?”

   阴尸王脸上露出热切的神色,努力地点头。

   封炤嗤笑一声,“是不是忘记,自己现在已经不是罪妖,而是一具阴尸。”

   阴尸王一脸迷茫地看着他,等他终于想起什么,脸色变得狰狞起来,嘴里发出低咆声,一双猩红的眼睛欲要滴血一般,露出憎恨之色。

   而这憎恨之色,显然是对着将他炼成阴尸的邪修而去。

   封炤道:“看在自出世后,并未染上血腥,本座倒是可以帮。”

   听到这话,楚灼惊讶地看向阴尸王,尔后想起,自从阴尸王出世后,他除了一味地逃跑外,似乎确实没有杀过人,纵使当时在上古战场,他抓住万俟天奇,也只是一直拎着他,没有杀他的意思,对她也是如此。

   这原本和阴尸王的嗜杀本性不符的,现在知道他体内曾经流有百族之血后,楚灼莫名的又有些明白。

   她心头轻轻一叹,如果阴尸王能保持理智,不为邪修利用,帮他也没什么。

   ****

   最后,他们带着阴尸王一起离开九幽冥地。

   阴尸王得到封炤的保证后,整个人又恢复先前的状态,像跟屁虫一样亦步亦趋地跟在他们身后,虽然白发红眸、雪肤獠牙的模样一看就是异类,却因为他安静执着的模样,让人很容易忽略其危险性。

   楚灼虽然想问封炤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他,但此时不是问这事的时机。

   快要离开九幽冥地时,封炤变成小妖兽,钻进楚灼怀里。

   阴尸王看过来,神色有些好奇,仿佛在疑惑强大的男人怎么突然变成一只气息弱小的妖兽,没有丝毫威胁性,让他忍不住想要伸手试试能不能捏死这只妖兽。

   封炤麻利地爬到楚灼的肩膀上,一双异瞳瞥向他,恶狠狠地道:【看什么?本大爷和媳妇亲热不行啊?】

   因为是传音,这话楚灼没听见,所以他说得很溜。

   阴尸王疑惑地看他,“媳……妇?”

   小妖兽得意地用尾巴圈住楚灼的脖子,【对,这是本大爷的媳妇,以后还会和本大爷一起生小神兽。】

   阴尸王一脸迷茫地看他,媳妇是什么东西?生小神兽的意思是繁衍?

   封炤见他一脸不解,心生得意,恶意地道:【别想了,已经是尸体,是不行的。】

   “为……何?”

   小妖兽的回答是,撅着屁股转个身,将毛脸蹭向小姑娘的脸,然后一脸幸福地被她抱在怀里。

   于是接下来的路,阴尸王一路上都在思索着为何他不行。